向她恭恭敬敬的行礼

- 编辑:admin -

向她恭恭敬敬的行礼

一个穿着蓝色长袍,斜背着一柄两米长的宽阔巨刃的男子,出现在小巷口的位置,压低了声音,道:“张若尘去了银空佣兵团,一旦他请动银月临空,就将是你的死期。你现在需要盟友,与你一起去银空佣兵团杀死张若尘。”
 
    血灵王眼睛一冷,道:“你是何人?”
 
    幽蓝星使盯了她一眼,一字一句的道:“我是你的盟友。”
 
    “你配吗?”
 
    血灵王冷笑一声,从原地消失,化为一股血浪,冲到幽蓝星使的面前,一掌打了出去。
 
    幽蓝星使的身体鼓胀了起来,就像衣服里面装着风,真气从体内涌出来,在身体周围急速旋转,形成一个圆圈。
 
    站在真气圆圈里面,他快速打出一拳,击在血灵王的掌心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两人同时向后退了三步,随后,站稳脚步。
 
    “好厉害,你的力量,居然不在我之下。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血灵王问道。
 
    幽蓝星使活动了一下手腕,笑了笑,道:“黑市一品堂,七煞星使之一,幽蓝星使。血灵王,我们家少主就在第三十一城,他对你很感兴趣,想要助你一臂之力,杀死张若尘,摧毁银空佣兵团。”
 
    “帝一?”血灵王道。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幽蓝星使道。
 
    血灵王冷笑一声,道:“这也叫助我一臂之力?帝一的魔心是被张若尘挖走,估计他比我更想杀死张若尘。就算要帮,也是我在帮他。再说,杀一个张若尘,并不是难事,为何却又要将银空佣兵团牵扯进去?”
 
    幽蓝星使笑了笑,道:“告诉你也无妨,银月临空是黑市的叛徒,少主这一次来到第三十一城,本就是来收拾她。张若尘的出现,只不过是恰逢其会。或许,这就叫做冤家路窄!既然如此,少主决定,趁此机会,将张若尘也一并除掉。”
 
    血灵王的心中快速思考,最终,还是不得不佩服黑市的情报系统,居然能够在第一时间得知张若尘来到第三十一城,还能在第一时间将她找到。
 
    估计,在她偷听张若尘等人谈话的时候,黑市的高手,也在暗中注视着她。
 
    这种一举一动都在别人掌控之中的感觉,只是想一想,就让人感觉不寒而栗。
 
    “先和帝一合作,除掉张若尘,夺回半圣之光。”血灵王想道。
 
 441.第441章 银月临空
 
    “聂副团主回来了!”
 
    “聂副团主,那一招水中捞月,始终无法修炼到大成,你可不可以指点我?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聂红楼刚刚返回,银空佣兵团就炸开锅,那些佣兵战士纷纷围过来,就像众星捧月一般,将他簇拥在中央。
 
    其中,又以年轻女子居多。
 
    她们每一个都在对聂红楼美眸传情,就像是在追捧梦中情郎,显得十分激动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聂红楼的那一副卖相的确不凡,长得异常俊美,五官精致,身材硬朗,天赋又高得惊人,自然能够得到无数年轻女子的青睐。
 
    聂红楼笑道:“今天,我给大家介绍一位客人,你们在剑法上若是遇到瓶颈,可以询问他,他肯定能够指点你们。”
 
    说着,聂红楼就向张若尘指了过去。
 
    直到这时,众人才看见聂红楼的身边,还站着一个年轻男子。
 
    那一个年轻男子,虽然不如聂红楼那样俊美似妖,却也是眉清目秀,英姿飒爽,身上有一股独有的气质,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。
 
    数十双眼睛,齐刷刷的盯在张若尘的身上,张若尘却没有丝毫紧张,依旧显得十分从容淡定。
 
    一个扎着马尾的女佣兵,走了出来,她穿着长筒铁靴,背着一柄蛇形战剑,立到张若尘的对面。
 
    “他的年纪,估计还不到二十五岁,能够指点我们?”
 
    她将张若尘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,皱了皱眉,轻轻的摇了摇,显然不是很看好张若尘。
 
    武者,虽然可以用真气蕴养身体,减缓衰老。
 
    但是,武者的眼睛,却骗不了人。
 
    只要是武道高手,就能通过武者的眼睛,看出武者的真实年龄。
 
    那一个女佣兵,名叫屠灵,修为达到天极境大圆满,乃是《天榜》武者,为银空佣兵团的一位小头领。
 
    以她的实力,当然,不会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放在眼里。
 
    聂红楼笑了笑,道:“屠灵,你达到天极境大圆满,已经七年了!在《天榜》排名多少位?”
 
    屠灵虽然心高气傲,对聂红楼这一位长辈,却还是十分恭敬,连忙拱手一拜,道:“回禀副团主,现在,我在《天榜》排名第八万四千七百二十位。”
 
    聂红楼道:“你的进步倒是挺快,我记得,去年的时候,你还排在第二十万位之后。”
 
    屠灵挺起饱满的胸脯,仰着下巴,显得颇为自信,笑道:“去年,我在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,得到了一株千年灵药,将其炼化之后,我的修为大进,自然就一举冲击到《天榜》前十万位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能够再将团主传的鬼级下品的剑法‘碎月剑法’修炼到大成,我在《天榜》上面的排名,肯定还会更进一步。”
 
    屠灵修炼碎月剑法,已经有五年时间,距离大成境界,只有一步之差。
 
    聂红楼摇了摇头,道:“你的天资,已经相当不错,只可惜,与我身边的这一位小兄弟比起来,还是差得太远。”
 
    屠灵很不服气,道:“副团主,你未免也太瞧不起人,屠灵虽然没有突破到鱼龙境,可是这几年却也没有白白浪费时间,无时无刻不在进步。真以为《天榜》武者,就那么不堪一击?”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屠灵冷哼了一声,调动真气,手指向上一抬。
 
    她背上的那一柄蛇形的水晶宝剑,在真气的牵引之下,离鞘飞出,落入她的手中。
 
    屠灵的双腿之间生出两股风璇,急速冲出去,与此同时,快速一剑刺出,施展出一招碎月剑法。
 
    顿时,战剑的前方,出现三十六道剑影,同时击向张若尘全身上下三十六处要害。
 
    张若尘只是淡淡一笑,身体微微一晃,出现一个个身法虚影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那些身法虚影,全部重叠在一起。
 
    张若尘依旧站在原来的位置,就好像,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。
 
    屠灵微微诧异了一下,准备再次出手,却发现自己的剑,竟然出现在张若尘的手中。
 
   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 
    “我的剑……”
 
    屠灵的脸色一变,立即捏出掌法,向张若尘攻过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后退了一步,轻松躲过屠灵的攻击,手臂一挥,将那一柄蛇形的剑抛了出去。战剑,围绕屠灵飞了一圈,哗的一声,重新回到剑鞘。
 
    “御剑之术,剑心通明。”
 
    屠灵立即站定脚步,停下进攻,瞪大了一双眼睛,震惊不已,像是重新将眼前这个年轻男子认识了一遍。
 
    如此年轻,竟然能够达到剑心通明?
 
    虽然她是《天榜》高手,可却与剑心通明的境界相差极远。
 
    遇到一个修炼成剑心通明的年轻武者,屠灵自然是佩服不已,再也不像先前那样看轻张若尘,她的眼中反而露出几分崇拜和尊敬。
 
    “敢问阁下如何称呼?”屠灵拱手问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也拱手还礼,道:“张若尘。”
 
    屠灵露出一个“果然没错”的神情,欣喜的道:“原来是新生代的王者,驾临银空佣兵团,难怪能够以如此年龄,修炼成剑心通明。佩服!佩服!”
 
    “他就是新生一代六大王者之一,张若尘?”
 
    “传说,他击败了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乃是今年圣院招收的最新一批圣徒中的第一人。”
 
    “他来银空佣兵团干什么?”
 
    “据说,他在剑道上的造诣,已经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,若是他能指点我们几招剑法,肯定能够让我们的实力提升不少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周围的那些佣兵,大多都听过张若尘的名字,也听到过很多关于张若尘的传说。
 
    他们中的一些年轻武者,一直都是以张若尘为努力的目标,现在,见到真人,自然相当激动
 
    紧接着,有人向张若尘走过去,讲出自己在剑法修炼上遇到的难题,希望张若尘能够指点他们。
 
    张若尘很有耐心,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与银空佣兵团的那些武者相互谈论剑法,交流武道,同时,也偶尔说出他在剑道上的一些理解。
 
   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,银空佣兵团的中心区域,一座塔楼的大门轰然打开。
 
    门中,散发出一片淡淡的白色光芒,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,从白光里面走了出来,满头银色的长发,气质冷艳,目光冰冷,穿着战靴和铠甲,露出雪白平坦的小腹。
 
    正是银空佣兵团的团主,银月临空。
 
    银月临空站在石阶上面,先是向张若尘的方向看了一眼,微微皱眉,随后,又向聂红楼看去,露出一个询问的眼神。
 
    聂红楼对着银月临空躬身一拜,使用音波传音,向银月临空说了一些什么。随后,银月临空点了点头,露出思索的神情。
 
    最后,她的目光,再次盯在张若尘的身上,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见到银月临空走出来,银空佣兵团的那些佣兵,纷纷安静下来,退到两旁,显得庄严肃穆,向她恭恭敬敬的行礼。
 
    “拜见团主。”众人齐声道。
 
    “她就是银空佣兵团的团主银月临空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目光,向那一个从塔楼中走出的女子望去,仔细打量。
 
    银月临空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,身材完美无瑕,胸臀饱满,腰肢纤细,特别是露在铠甲外面的两条修长的玉。腿,晶莹剔透得就如蛋清一样,没有任何杂质。
 
    明明穿着铠甲,气质冷艳,却有给人一种无比性感的感觉。
 
    可是,张若尘却发现,就算他将真气注入眼脉,也无法看清银月临空的真实容貌。
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在东域大地,依旧有很多了不起的人杰和鬼才。
 
    银月临空和聂红楼,皆可称为人杰,在天资上面,甚至超过圣院中的绝大多数圣徒。
 
 442.第442章 敌人来了
 
    银月临空犹如是从画卷中走出的女武神,气质超凡,展现出强大的气场,只是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,就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。
 
    “聂红楼说,你想要雇佣我帮你杀一只鱼龙第六变的血灵。你可知道,想要雇佣我一天,需要多高的价格?”银月临空开门见山的道。
 
    即便是站在银月临空这样的强者面前,张若尘也没有丝毫惧色,显得很平静,道:“如银月团主这样的强者,根本不是银币、灵晶可以衡量。恐怕银月团主需要的雇金,是别的东西?”
 
    银月临空看到张若尘那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,眼眸中,露出赞赏的神情,道:“张若尘不愧是张若尘,难怪能够击败黑市一品堂培养的那一位少主。走!进入银空塔,我们详谈。”
 
    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随后,银月临空的身形微微动了一下,消失在原地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