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为了对付那一只血灵

- 编辑:admin -

就是为了对付那一只血灵

张若尘身后十丈的位置,原本透明的虚空,出现一圈圈水纹般的涟漪,在涟漪的正中心的位置飞出一道血气,凝聚成血灵王的身体。
 
    血灵王的目光冰冷,杀气腾腾,向张若尘追上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视她为必杀的大敌,她又何尝不是想要将张若尘除之而后快?
 
    “张若尘,今日,你还想逃走吗?交出半圣之光和《神陨经》,饶你不死。”血灵王的眼神发寒,头顶每一根血发都立了起来。
 
    血灵王虽然已经失去半圣之光,可她的修为,已经达到鱼龙第六变,所以,展现出来的速度快得惊人。
 
    转瞬之间,她就追到张若尘的身后,手臂旋转了一圈,使用血气凝聚出一柄锋利的血剑,唰的一声,刺向张若尘的背心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精神力激发到了极致,就在血灵王出剑的时候,他就立即转变方位,向左横移了七丈。
 
    “唰唰!”
 
    血灵王一剑刺空之后,立即刺出第二剑,第三剑……
 
    剑气,连绵不绝,如同一层层的水浪,向张若尘席卷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出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眉心浮现出一粒光点,调动紫雷剑,施展出御剑术。
 
    紫雷剑从张若尘的储物戒指中飞出,发出雷电之声,犹如一道光梭,隔着十丈的距离,向血灵王攻击过去。
 
    一道血红色的剑光与一道紫色的雷电光芒,在半空不停交错,发出“噼啪”的剑撞声。
 
    “这才过去几天,张若尘的实力,竟然成长了这么多。”血灵王十分心惊,不得不重新评估张若尘的潜力。
 
    虽然,张若尘现在还远远不是她的对手,可是让张若尘继续成长下去,估计要不了多久,就能彻底超越她。
 
    终于,张若尘看到前方出现一排藏青色的巨大城墙,犹如一条大龙,横卧在地平线上。
 
    在城墙的城门上方,刻着五个古老的文字——第三十一城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心中大喜,终于到了第三十一城区的主城,只要能够逃进主城,就能逃出生天。
 
    就算血灵王的修为再高,也不敢在主城中杀人。
 
    血灵王下定决心要杀张若尘,自然不可能让张若尘逃入主城。
 
    她的身体,化为一团血雾,分成六股血气,急速飞出去,冲到张若尘的前方,拦住了张若尘的去路。
 
    “给我去死。”
 
    血灵王伸出一根玉白色的手指,尖锐的指尖,就像剑尖一样,急速刺出,击向张若尘的眉心。
 
    张若尘立即唤回紫雷剑,横剑一挡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血灵王的手指,击在紫雷剑的剑身中央,强大的剑气,汇聚成一点,形成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身体周围,立即浮现出三层光芒,分别呈现出青色、金色、白色。
 
    青色的光芒,是他的护体天罡。
 
    金色的光芒,是龙珠的守护之力。
 
    白色的光芒,是半圣之光的防御之气。
 
    即便有三层护体光芒,张若尘依旧如同遭受重击,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,倒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修为差距太大,就算有再多宝物,也无济于事。
 
    血灵王就想攻出第二击,彻底击溃张若尘的防御,将张若尘斩杀在第三十一城之外。
 
    一道厉声,从远处的第三十一城传来。
 
    “一只血灵,也敢在东域圣城行凶?”
 
    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男子,从第三十一城中冲出,片刻之间,就冲到血灵王的面前,一掌打了出去。
 
    他的手掌,洁白如玉,五指纤长,只是那一双手,就比女子的手都要漂亮。
 
    可是,他的手掌上蕴含的力量,却相当可怕,只用一招,就将血灵王击退了下去。
 
    血灵王眼神狠毒的向那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男子盯了一眼,冷哼了一声:“多管闲事,找死。”
 
    血灵王的五指捏拳,一拳打出,血气涌了出来,形成一个巨大的拳影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穿着白色铠甲的男子,大步向前,五指捏成爪形,一爪击碎那一道拳影。随后,他的手爪快速变成手掌,斜劈了下去,击向血灵王的脖颈。
 
    血灵王也是挥动手臂,劈向男子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两人,同时向后退去。
 
    “张若尘,今天就先放过你,下次,你就没有这样的好的运气。”
 
    血灵王有些不甘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化为一缕血气,钻进地底,消失无踪。
 
    那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男子,追了上去,却还是差了一步,让血灵王逃走。
 
    “好厉害的一只血灵,有成为血灵半圣的潜力。”
 
    那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男子,脸色有些凝重,狠狠一脚跺在地面,将大地都踩得晃动了一下。
 
    张若尘向那一个男子走过去,双手抱拳,道:“多谢阁下出手相助。”
 
    那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男子,转过身,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银空佣兵团副团主,聂红楼。你就是张若尘?”
 
    在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,聂红楼显得十分傲然。因为,这个名字,拥有无穷的荣誉,那些荣誉,比他的生命都要更加重要。
 
    张若尘略微有些诧异,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 
    聂红楼笑了笑,道:“新生一代的天才之中,能够施展出御剑术的人,恐怕也只有你。再说,刚才神剑圣地的人就已经告诉我,你会前来第三十一城区,我和他才谈了一半,就看见城外有人被追杀。只要有点脑子的人,谁还猜不到那人是你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原来如此。莫非,神剑圣地帮我联络的强者,就是你?”
 
    经过刚才那一战,张若尘对聂红楼的实力,还是相当满意。
 
    毕竟,血灵王是融合半圣之光,达到鱼龙第六变。她的实力,本来就比一般的鱼龙第六变的修士强大很多。
 
    聂红楼也是鱼龙第六变的修为,却能力压血灵王。
 
    由此可见,他的天资也相当之高,不是一般的佣兵。
 
    聂红楼笑了笑,道:“先进城,再慢慢谈生意,神剑圣地的那一位负责人,还在城中等着我们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和聂红楼走进第三十一城之后,一缕血气,从地底冒出来,悄声无息的,也飞入第三十一城。
 
 440.第440章 冤家路窄
 
    走进第三十一城,街道上,随处可见骑着高大蛮兽的武者。他们穿着厚厚的铠甲,腰挎巨剑,背着行囊,其中一些人的铠甲上面还染着鲜血,似乎刚执行完任务回来。
 
    这一片城区,乃是东域最厉害的佣兵的聚集之地,各个大型的佣兵团,皆有在城中设立据点,负责接收任务,传递任务。
 
    银空佣兵团,在东域,并不算顶尖级别的佣兵团,仅仅只有数十年的历史,根本无法与那些已经经营了上千年,甚至上万年的顶级佣兵团相比。
 
    从团主,到普通佣兵,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,年龄最大的人,也不超过六十岁。
 
    就是这样一支年轻的佣兵团,在东域却有不小的名气,因为,他们只收天才佣兵。天资最差的佣兵,也必须是三绝天才。
 
    而且,银空佣兵团的信誉值极高,在佣兵工会,足以排名前五。
 
    对于佣兵来说,信誉最重要。
 
    一个没有信誉的佣兵,就算实力再高,也没有人去雇佣他。
 
    银空佣兵团的团主,银月临空,是一位绝代风华的天之骄女,虽然不是圣体,却能与圣体争锋,修为达到鱼龙第九变,很可能会成为东域最年轻半圣。
 
    在银月临空之下,还有两位副团主。
 
    聂红楼,就是其中之一。
 
    聂红楼已经有四十二岁,只是看上去十分年轻,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样子,眉如青峰,目如寒星,鼻若悬胆,给人一种异常俊美的感觉。
 
    他的身上,没有一粒尘埃,没有一丝污垢,干净得异常,举手投足之间,给人一种潇洒优雅的贵族气质。
 
    此刻,聂红楼、张若尘、鲁翼坐在孔怡楼的二楼,一间奢华的雅间里面。
 
    三人,各坐一方,举止从容,正在品酒。
 
    鲁翼,就是鲁有财安排的那一位接迎张若尘的神剑圣地的弟子,拥有鱼龙第一变的修为,也算是一位高手。
 
    鲁翼放下酒杯,好奇的问道:“张公子,我听长老传信说,你要雇佣一位顶尖高手,莫非就是为了对付那一只血灵?”
 
    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对付那一只血灵,是其中一个原因。同时,我也希望身边有一个高手,能够随时随地的保护我的安全。”
 
    鲁翼露出了然的神情。
 
    现在,天下人都知道张若尘吞服了龙珠,乃是佛帝传人,肯定会有很多人打他的主意。
 
    他想要请一位顶尖级别的佣兵,在身边保护自己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 
    张若尘问道:“要请动银月团主,需要花费多高的价格?”
 
    实力越高的佣兵,价格肯定也越高。
 
    像银月临空那样的强者,想要雇佣她一天,也肯定需要巨额的灵晶。
 
    聂红楼笑道:“不好说。银月团主做生意一直都不按套路出牌,曾经,她为了一枚银币,帮助一个小乞丐杀死半圣家族的传人。但是,胥圣门阀雇佣银空佣兵团办事的时候,她却开出了一亿枚灵晶的天价,将胥圣门阀的那一位执事给吓跑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说,我现在根本不敢承诺你,只能说,可以帮你去禀告银月团主。她愿不愿意出手,就不得而知。”
 
    “好!我随你去一趟银空佣兵团。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